難忘的驚險生產過程


 photo P1020874_zpscaa85407.jpg 

在39週產檢時,醫生透過超音波量測到寶寶的體重已經超越3600克。
為避免生產過程因寶寶太大而產生風險,當下即當機立斷希望我下週自己去榮總報到催生。
我一直很怕面臨生產,除了怕痛之外,也更擔心一些難以預測的意外,造成恐怖的結局。。。。

隨著生產的日子到來,內心一直在催促寶寶主動出來面對,
但依舊盼不到任何產兆,只好硬著頭皮在醫生指定的期限內,
5/1勞動節主動到醫院報到(當天下著滂陀大雨,還賴到下午才出門)。

一到醫院,就像劉姥姥進大觀園,原本很擔心會被退貨。
但一跟護士說是醫生要我來報到催生,馬上安排了待產房讓我入住,
並且隨即要求我更衣接上測量宮縮及胎心音的儀器。
(不得不說榮總的待產房屬個人房,很有隱私性及安全感)
中間抽了血、接了點滴,並打催生劑,
護士告訴我,劑量一開始會從3開始,會一直增加,
如果真的很不舒服再跟我們說。
我抱著非常忐忑的心,坐上待產床。

隨著催生藥劑的增加,雖有感覺到肚子的收縮頻繁及強烈程度增加,
但始終沒有強烈到讓我感覺到孩子即將出來的徵兆。
就這麼一邊緊張著一邊等著,過了12個小時,竟然絲毫都沒有動靜。
說也奇怪,時間拖久了,緊張感反而消失,
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無比堅定的決心「老娘今天一定要把孩子生出來才走」!

問了護士小姐,他說:「第一胎通常都要超過一天,妳可以先好好睡個覺,明天才有體力生。」
於是我吩咐先生把燈關上,準備要好好睡覺了,
不久,突然感到一股涼意,睜開眼睛一看,竟然是我壓到點滴,血液逆流把床單、被子都沾滿了鮮血!
很不好意思的請護士進來幫我更換產服,整理好床單並把點滴清理後,
我當時也沒想太多,只覺得早點休息準備明日的奮鬥。

殊不知,剛闔上眼還沒真正睡著,
護士就急急忙忙進來說「小姐,妳的北鼻心跳好像有點下降喔,我幫你調整一下儀器」
過5分鐘又進來說「好像沒有起來,那我們戴氧氣筒試試看,你用腹式呼吸把氧氣帶給北鼻」,
接著一連串的「還是沒起來耶,我們震動肚子看看」、「已經通知醫生了,醫生說先觀察看看應該不要緊的」、
「咦,我先把催生劑關掉,醫生在路上等等就過來看」、
「醫生說先做剖腹準備,只是準備啦但不一定會剖,看醫生來決定」。
前面我都還沒意識到事情的發展,直到護士小姐幫我進行除毛、酒精消毒時,
因為酒精在身上的涼度及事情的突然,讓我整個人不由自主的發抖了起來。。。

「怎麼會這樣?!」我怎樣都沒想到會落到剖腹啊!
平常身體算是保養得宜,加上持續上健身房直到9個月,大家都非常看好我的自然產能力,
我所有的心理及行李準備,也都是針對自然產而來啊!!!
正當我還在內心吶喊這些疑問時,醫生趕到,
看到熟悉又信賴的醫生,原本緊張的我又燃起一線希望。
醫生說:「我們先搖搖肚子,會有點大力喔,忍耐一下」。
醫生真的非常大力地左右搖晃了幾下我的肚子,胎心音依舊沒有任何攀升趨勢。
醫生見狀,馬上說:「我們要馬上進開刀房了,寶寶在裡面發生什麼狀況我們外面看不到,先把他抓出來再說」。。。
聽到這段話,我腦中一片空白,一直問醫生怎麼會這樣。
醫生說他也不知道。於是麻醉師拿了一疊文件讓我先生簽名,護士繼續完成開刀前的準備,
接著,狀況緊急到我竟然連好好的跟我先生講上話,甚至甚至連一聲再見都沒有。
如同電影般,就這麼躺在待產床上,被推過無數個冰冷銀色的門,來到了手術室。

完全就是電影的場景,躺在冷冰的床上,看著刺眼的手術燈,身體還是抖得嚴重。
手術室裡,好多人嚴陣以待,還有小兒科及心臟科醫生,在現場準備做立即的檢查。
麻醉師要我將身體側躺,將身體捲曲,我的身體依舊不停發抖,直到長長的麻醉針注射到脊椎,
開始感到下半身漲漲麻麻的,隨即一股嘔吐感湧上。
因為是半身麻醉,我沒有失去意識,跟麻醉師說,我下半身熱熱麻麻的,這樣是正常的嗎?而且我好想吐。
麻醉師說:這是正常的喔,如果想吐,可以把頭轉向側邊吐出來沒關係。我還是忍住了。
接著因為幾乎全身都上足了酒精消毒,我還是非常寒冷,他們好心的幫我準備了毯子蓋住胸部以上,
並且拿了兩個燈照著我給我溫暖,隨著麻藥的藥效發作,寒冷的感覺不再。
我跟一大群醫護人員的中間隔著一個屏障,所以我無法看到整個手術過程,
但可以感覺到他們大概的進展,並聽到他們的談話。

這整個過程中,讓我感覺到十分漫長,
我雖然不是個有母愛的人,但怎樣也不想就這樣失去了他啊!
腦海中不停播映起這10個月懷孕過程的一幕幕,
躺在手術台上的每一分每一秒,我全心全意都在期待,等一下痛苦結束,
我可以跟這個待在我肚子裡這麼久的北鼻見面,而且是個健康的北鼻。

對於手術的恐懼及北鼻的不明狀況的不安感在整個身體裡流竄,感覺都要爆發了。
忽然間,我聽到嬰兒的哭聲,但我看不到他。
緊張的問醫生,狀況還好嗎?
醫生說要等小兒科醫生跟心臟科醫生檢查後才知道。
我聽到麻醉醫生說:哇,是個大北鼻。
過不久我的北鼻有經過清理後,放到我的胸口。我終於感覺到他了!

醫生很溫柔的對我說:平安啦!沒事了,也不知道之前怎麼了,可能睡太熟了。
但因為過度緊張加上我的角度並看不見他的身體,北鼻一放到我胸口時,原本的大哭轉為平靜,
我很擔心他是不是又沒了心跳又呼吸,急著問一旁的護士:「他還有呼吸嗎?怎麼沒聲音也沒動靜了?!」
護士溫柔的說,放心啦!他是聽到媽媽的心跳安心了。
這時我感覺到眼角有一滴灼熱的淚,正慢慢在發燙著。

 photo P1020869_zps3d346d9c.jpg
這淘氣的傢伙剛從肚子裡出來,就知道拍照要擺POSE

經歷如此煎熬的過程,讓我的身體承受前所未有的手術經驗,
還因為狀況緊急來不及進行術後止痛,讓我在手術後承受無比痛苦的傷口及宮縮雙重打擊。
只為了這次與一個可愛的北鼻相見,這個待在我肚子裡陪著我上山下海、泡溫泉吃美食、上健身房的北鼻,
不曾帶給我太多折磨,卻在我們即將見面的時候,狠狠的惡作劇了一下。
然後,從此刻開始我就變成媽了。從來不曾內建的母愛,也隨著北鼻一起從我身體的深處被挖掘出來了。。。

  photo P1020871_zpsb7dbbcf7.jpg   photo P1030580_zps5027bcb1.jpg

 整理照片時,發現雖然才兩個月,但嬰兒的長相真的是瞬息萬變啊!!!

Comments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Anti-Spam Quiz: